《只因太过深爱》天神遗孤 ^第4章^ 最新更新:2015-06-20 19:00: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4、第四章 ...

  •   井岚看到问她:“你老揉胳膊干嘛,被蚊子叮了啊?”
      
      “没有,”俞菲拿起筷子也吃了一口面,怕井岚继续说便挑了话题:“你还说我,刚刚我都没说话你就主动说要请吃饭,还请两个人,你是不是对那个谈律师……”
      
      这次换井岚不搭话了。
      
      俞菲扳回一城,笑着说:“这样不太好吧,你昨天不是跟我说追到吴梓了吗?你不是要出轨吧?”
      
      井岚捅捅碗里的面,别扭的回:“哎呀直接说了吧,你退学之后的第二个学期我就和吴梓就在一起了,后来……因为一些事,上个月分了。”
      
      这消息让俞菲稍稍觉得意外,不仅仅是吴梓那个外貌协会的竟然会接受当时还是小胖妞的井岚,还有就是她最知道井岚对吴梓的狂热喜欢了。这么说两人交往也快五年了,这么久竟然分手了。
      
      俞菲侧眸看着她,不知是该问下去弄清原由好安慰她,还是干脆避过这个话题不谈。
      
      井岚抬起头看到俞菲担忧的眼神,笑着拍她一下:“别这么看我,我没事啦,失恋期都过去了,再说比起你来我这算什么啊,而且我俩分手就是不适合,不存在什么劈腿出轨的,我要是伤心劲儿上来了,你就准备好承接我的汹涌眼泪吧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点点头:“那你可别真自己忍着。”
      
      “放心吧,我可没你那么厉害,出那么大事还自己扛着,当初大家都以为你去美国留学了,后来才知道你家……”她叹口气:“俞菲,说真的,你就那么一走了之当初我可真生气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对不起啊。”
      
      井岚摇摇头对她说:“我不是想听你道歉,菲菲,虽然我俩以前不经常在一起玩,但我俩是好朋友的对吧,我那时只是以为你没把我当朋友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连忙解释:“不是的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你听我说完,后来我想明白了,你那时不联系我是为了我好,是怕那些人来找我麻烦是吧?”
      “嗯,他们找你了?”
      
      “可不是,不止是我,当时和你玩的每个人他们都找了。那时我才明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不过有一点我没说错吧,我们是朋友的对吧?”
      
      俞菲郑重的点头说:“对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以后你再有事不能瞒我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一答应,井岚原本正在煽情的表情一变,瞬间眯眯眼邪笑着问:“那快跟我说,你喜欢那个江时戈不?”
      
      俞菲这才反应出刚刚是被这家伙给忽悠了,她很快微微一笑说:“你是想让我回答这个问题呢,还是我请客致谢谈律师的时候不叫你呢。”
      
      井岚嘴巴一瘪,“还是叫我吧,我不问就是了,你真是和以前一样坏。”说完郁闷的开始吃面了。
      
      俞菲挑挑眉,噗嗤一声乐了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饭后井岚回公司上班,俞菲去找房东说下热水器的问题,房东很痛快的答应给俞菲换一个新的。
      事情顺利的不得了,连俞菲自己都觉得惊奇,感叹最近真是转运了。
      
      难得放松,她也没回家,在街上逛了逛之后,进了一家店要了杯饮料,坐在店里看着窗外艳阳天,阳光照的人心情也无比轻松。
      
      这就是新生活吧,俞菲想,为了回永兴市的确受了不少波折,然而似乎回来之后她的人生之窗开启了一条细缝,虽然只能感受到些微空气,但已足够她呼吸了。
      
      “哎,这不是那谁么!”有人走到俞菲身边,声音惊讶:“你是不是前几年老来那姑娘,总带一群人来着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抬头一看,是店老板,他看着她一乐:“果真是你啊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想了下,以前的确会来这里,没料到竟然会被认出来,“老板记得我啊。”
      
      “怎么不记得,我这小店位置偏,你那时候一来就带一群人来光顾,再说姑娘你长得这么标致我怎么会不记得,这几年怎么没来啊?”
      
      “搬家了,才回来。”
      
      “怪不得呢,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家店了,这样,今天给你免单,算是庆祝老客人回来,我让他们再给你拿杯你以前常点的饮料。”
      
      “谢谢老板。”
      
      老板摆摆手表示不客气,一会儿服务生就将饮料送了过来,俞菲喝了口,觉得很好喝,可也记不起从前的味道。
      
      经老板一提,她倒是能想起大学时经常和一群人玩来着,当时年少哪懂生活,只晓得天天和人唱K嬉耍,一群人男女都有,走到哪里都觉得有气势,又被人菲姐菲姐的叫着,花钱买单也高兴。
      
      倒也不是没有想追她帮着买单的,但发现她毫无此意也很大方后,最后还是她买单。不过后来有个人加入,安安静静的一直跟着他们,有次还小心翼翼的劝她不要和这群人玩,她当时没理那人。不过那人来了之后付钱的人就不再是她,只是时间不长,她家又出了变故,虽隐约记得事情,人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。
      
      回忆起被追的事情,她难免想到井岚说的那句话:那个江时戈想追你吧。
      
      脑海里浮现出他的样子,冷漠又俊美的年轻脸孔,修长微冷的指尖,还有那双深黑的眸子,俞菲的心突然颤了一下,紧接着吸了口气。
      
      她的手抚向手臂,似乎还能感受到那手掌的力度,俞菲陷入思考。
      
      事实上,像俞菲这般的相貌品性,追求者自然从来不少。明里暗里示好的,想要潜规则的也不是没有过,但大部分人都会很快知难而退,除了俞菲的拒绝,便是因为她的家庭。
      
      就算有扬言一定要将她拿下的脑抽男,只要她稍稍露出以前的性子,对方立刻就萎了。
      
      所以关于这个江时戈,俞菲也没有过多的去往别处想,毕竟她认为很难的事,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罢了,她实在没必要去臆想自己对谁是特别的这种无聊想法,更何况,他们之间有着大相径庭的差距。
      
      当下眼前最要紧的还是尽快和酒店解决工资和遣散费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周一的清晨,俞菲穿着职业装去面试,这次的地点是一家新开的特色餐厅,装修雅致,颇具欧风,他们想找一位外形良好的女性钢琴师来调节气氛,工资虽然不高,但胜在空闲时间多。
      
      面试初步进展的还算顺利,店主在听过她的曲子后虽听到一点错误,却觉得她的弹奏中有一种有别于其它人的活泼轻快,表现的很喜欢,但相比其他竞争者的高学历和众多证书来说,她被聘用的几率并不是很大。
      
      面试之后,俞菲就出来了。
      
      其实俞菲的天分很高,学过的曲子大都熟稔于心,但因为家中没有钢琴练习,突然遇到经常不弹的曲子时,就偶尔会弹错音,这也是那天她弹《爱之梦》出错被刁难的根本原因。
      
      想到那件事,俞菲记起明天就是和谈淸让约好去酒店的日子,她还没有谈淸让的联系方式,想问江时戈,也是对方有她的号码,自己却没有对方的。没办法,她只能再去趟恒信事务所了。
      
      这时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。
      
      【我是江时戈,这是谈淸让的电话号码。】
      
      后面附上一串数字,俞菲看着短信嘴角轻轻弯起,发的短信和人真是一样的风格,有够简练,也很及时。
      
      俞菲先把江时戈的电话记上,又添加了谈淸让的号码,因为怕打扰到谈淸让,于是发了条短信说了情况和地址,正要离开时身后有人突然喊:“等等。”
      
      她转过头,是餐厅的店员:“你着急走吗?老板想再听你弹个曲子。”
      
      一般这样被叫回来被录取的机会就大多了,她欢喜的盈起笑容:“当然没问题。”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她转身时嘴角挂着轻快的笑容,修身窄裙裹起的细长白腿在阳光下泛着光泽,连背影都显得柔美轻盈,她一定很高兴,餐厅对面坐在车内的江时戈想。
      
      可他看到她那般欢悦的表情时,真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扑倒撕碎!
      
      她竟然还能那样笑!
      
      在对他做了那种事,说了那些话后她竟然能够抛却一切这样快乐的笑!
      
      真想把她锁起来啊,但还没到时候,他对自己说,他要的不仅仅是这些。
      
      点开手机,他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电话号码,眸光越加深暗。
      
      这一次,他决不会再让她消失!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第二天,当俞菲再出现在酒店时顶着不少人奇异的目光,大约都在猜想她怎么还回来了,来闹事?那怎么身边只带一个男人,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的确很是高大健壮。
      
      俞菲约了王经理十点在办公司见面,可等到十点半人也不出现,坐在一旁的谈淸让脸色已经微微不耐烦了。
      
      她只能再次出门去打电话,响了很多声对方才接,这回俞菲也不客气,直接道:“王经理,如果今天你这么忙的话,那我们就法庭见好了,我也有机会能上一次社会版头条呢。”说完挂掉电话回去。
      
      进门时谈淸让瞥她一眼,俞菲不好意思的说:“对不起啊谈律师,还要再等一会儿。”
      
      他收了视线,声音冷淡:“没事,反正我已经把时间空出来了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只能笑笑。
      
      她坐下,把手机放到桌上,其实她也不是耐性的人,也开始等的焦躁了。
      
      谈淸让注意到她的手机,不是现下普及的智能触屏机,是几年前流行的按键式手机,外壳颜色有些脱落,看得出用了很久,他也知道这手机在几年前是绝对的高档牌子,但早就停产了。
      
      他看向俞菲,她今天穿着格纹衬衫和牛仔裤,扎着的马尾辫显得整个人精神干净,她这幅样子和从前她给他留下的印象截然不同,如果不是确定是她,就算某天在街上遇到,他也绝认不出这就是当年的那个光艳动人的俞菲。
      
      她到底哪里让阿时那样偏执的无法放手?
      
      谈淸让不懂。
      
      想起那天他问阿时到底想怎么样的时候,阿时的表情透着复杂微妙,勾着唇淡笑着说:不过是将她从前加诸在他身上的全部还回去罢了,你觉得我现在还会对她抱有什么感情吗。
      
      他知道,阿时想要报复。
      
      目光又投射到俞菲身上,那么,阿时会赢吗?
      
      俞菲感受到他的目光了,可她觉得他的视线更像是一种观察,并没有夹杂什么□□,即使如此,她仍是有些不自在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门被推开,王经理板着一张脸进来,这么快的回来,可见他一直就在酒店里。
      
      他坐到自己的皮质软椅上,厌烦的看着两人,直接来个下马威:“俞菲啊,你说你给酒店造成这么坏的影响,我不追究你已经是网开一面了,你还蹬鼻子上脸找人装什么律师,你是真想上法庭跟一个酒店对着干啊,你可想好了。”
      
      装律师?
      
      谈淸让闻言眉梢一动,走到王经理面前,高大的身躯带给对方不小的威慑力,他说:“你好,我是俞菲的代理律师,谈淸让。”
      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奇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:2015-06-20 15:01:41
    风流倜傥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:2015-06-20 18:30:42
    谢谢地雷
    没错,男主他还是个【跟踪狂……】知道为啥昨天他“恰巧”和俞菲遇到了的吧。
    看到有人担心更新频率,我统一说下……
    其实这个文14年就开放了预览文案,微博上也被催的我压力很大,历时有几个月,所以存稿够支撑一段日子的……
    稿子我也来回修了好几次,就是希望不让期待的你们失望,这本还是有别于我过去的文的,我自认是有一些“惊喜”和新颖之处~
    所以,你们评论多多我会日更哒!!!
    and,你们满意吗?【我好像又话唠了,你们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就放到微博说吧QAQ】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