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只因太过深爱》天神遗孤 ^第17章^ 最新更新:2015-07-04 19:00: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17、第十七章 ...

  •   在她的注视下,少年精致的脸孔染红,那声姐姐最终还是没叫出声。
      
      少年的脸变得通红,连脖颈都染上颜色,俞菲看着他晕红的耳朵,觉得真像只害羞胆怯的小白兔。
      
      她仔细看了看他,实际上,她对他印象不深,只知道他不太爱说话,一起玩也总是在一边静静坐着,不过说起来,他长得的确好看。
      
      他皮肤很白,眼睛透黑,睫毛长的像小刷子一样,鼻梁高挺,样貌精致俊美,是个真正的美少年,说是少年,因为他看起来年纪确实不大,个子虽然高她些,可神情骗不了人。
      
      就像现在,挡在她面前,被她调戏的手足无措。她转念一想,可就算这样,他也没有让开。
      
      俞菲笑了下,上前揉揉他的脑袋:“小孩子就别出来玩了,小心真被怪姐姐骗走。”
      
      他愣住了,完全没有预料到她的动作,整个人像只被水煮的虾,红透了脸低着头,过会儿小声说:“我十八了。”
      
      她没忍住,扑哧一声乐出来,刚要说什么手机铃声响了,她接起,那群人开始催她了。
      
      俞菲说了几句把手机放回兜里,歪头看他:“我要是非去你能怎么样?”
      
      “我……”他迟疑的什么也说不出口。
      
      俞菲忍俊不禁,直接越过他往前走,他反应过来又挡住她面前,俞菲看着他啧了一声:“真要叫姐姐呀,叫吧。”
      
      他最恨自己比她小,本来就不甘心,怎么肯叫她姐姐,他努力平复自己急促的心跳,吸口气说:“你别和他们在一起,他们就是为了你的钱……”
      
      俞菲有点烦躁了,“关你什么事,我爸都没管我你来瞎凑什么热闹,走开。”她推开他,街边正好有个出租车,拉开车门进去说了地址,再没理那个人。
      
      她拿着手机刷消息,天色渐暗,司机在前面骂了句:“什么鬼天气啊,说下雨就下雨。”
      
      她看了眼窗外,真的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,还好路程不远,俞菲很快就到了目的地。何溪他们已经在柜台前面等着了,看到她来喜笑颜开的让她挑房间,俞菲随便选了个,接下来他们就开始点各种酒和吃的。
      
      看着他们欢喜兴奋的脸,俞菲突然有些胸闷:“你们点吧,我先上去了。”
      
      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应了几声,俞菲就自己上去了,等到一群人都走了,何溪趁机转身去了另外一个包房。
      
      “王哥,我来了。”
      
      叫王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脸上有道疤,看到何溪来他把兜里的东西扔到桌上,何溪忙拿起来,他斜睨着说:“小子,你可别玩脱了,你出事不要紧,可别拖累不相干的人。”
      
      “王哥你放心吧,”何溪谄媚笑,“屋里那么暗,我和他们都熟,谁能发觉啊。那小妞带劲儿着呢,等她迷糊了我往外一扛说送她回家,不会有人管的。然后我就把人送这来,事情办成了,哪个女人会说出去,敲她两笔都可以。”
      
      王哥摆摆手示意他走吧。
      
      何溪点头哈腰的出去,走到俞菲定的包房门前,他摸摸兜里的药,她不是觉得他配不上她吗,没关系,把她搞臭了,到时候要她跪下求他!
      
      一想到美丽高傲的俞菲会祈求哭泣,他就得意的不行。
      
      推门进去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中间的她,他走过去倒杯酒地给她,“菲姐,喝点啊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冷冷的看他一眼,觉得他像个小流氓似得,“刚才在冷饮店早喝够了。”
      
      何溪坐到她身边,劝道:“饮料和酒能一样嘛。”
      
      她心烦的很,看到他更是,不客气的说:“让你坐这儿了么。”
      
      何溪的脸抽搐两下,心想今天以后看你还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。可现在他只能把酒放到正对着她的桌子上,嘿嘿两声走了,他坐到边上和别人说话,时不时的转头看俞菲有没有动那杯酒。
      
      等了一阵子,他见俞菲起身出去,着急喊:“菲姐你上哪啊?”
      
      俞菲头都不回:“上女厕所,愿意来你就来。”
      
      这地方很大,俞菲转了一圈才找到卫生间,出来后又迷路了,包房里面乌烟瘴气的她一时也没想回去,走了两分钟她看到前面有落地窗。
      
      窗外乌云蔽日,雷雨倾泻,真和那老司机说的一样——鬼天气。
      
      她靠着柱子拿出手机,想起爸爸说这个月要出差又不能回家,妈妈也和阿姨们去搓麻,回家里也是自己一个人。她叹口气,看窗外人们撑起的伞就像一颗颗小蘑菇,她轻轻微笑,无意间注意到一个不对劲的人。
      
      路灯下,一个男人站在那里,似乎正在看歌厅的正门。大雨磅礴,他整个人都被浇透了,即使距离不近,也能看出那异常苍白的脸色。
      
      俞菲仔细看着他的穿着,认出后忍不住低骂了句:“这个傻子!”
      
      她想了想转身走了,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的包房,又不愿意去问侍应生,十几分钟后又回了那扇窗前。
      
      这次多了一个人,有人撑着伞站在他身边,可他还是不走。
      
      俞菲的手机响起来,她接起听了几句,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      
      挂掉手机,拉住路过的侍应生让他给自己带路回包房,俞菲刚要推门进去,就听到有个女声说:“她都说上厕所了,你就这么想她啊,她算什么东西!再说了,俞菲本来就是应该拿钱的,否则她那个性格谁跟她玩啊。”
      
      “小点声,”是何溪的声音:“你先把麦克风关了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没有进去,她当然知道这帮人为什么聚在自己面前,他们把她当冤大头,她把他们当玩乐,既然她爽了,花那点钱没什么心疼的。
      
      不过花着钱还被骂,她就不乐意了。
      
      反正里面没自己的东西,也没必要通知他们了,她随即转身让另外一个侍应生带自己出去。
      
      俞菲独自站在店前等车,十多分钟后拦到了,进车前她转头看了眼路灯下,他还站在那里。
      
      司机喊了句:“姑娘上车不?”
      
      “哦。”俞菲缓过神来,进去了。
      
      这次她直接回了家,就算没人,那也是她的家。
      
      几分钟后,何溪给她打了电话,俞菲拒接了。她忍不住轻笑起来,谁叫他们非要去那么贵的歌厅,真以为她是傻子么。
      
      过了会儿,她发了条短信,很快被回复,她看过之后放心了。
      
      没过多久,那群人接连给她打电话,俞菲直接把手机关机,靠着椅背看向窗外,天空黑压压的,车辆极速而驶。
      
      她不是傻子,可有人是,不过,傻得挺可爱的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俞菲突然想起这件事,她低头看着路灯笑了下,原来她曾经被人这样喜欢过。现在想起那个男孩儿的举动心中不禁一暖,那时太年轻,学不会低头,其实就算是过去直接让他回家也好啊,以前的自己实在是太不懂人情,唏嘘片刻,她转身离开继续找井岚,途中遇到了出来透气的江时戈,两人结伴一起走。
      
      俞菲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的井岚,连奕笙很轻易的就碰到了,不过碰到的人不止她。
      
      有个男人拉着她,看起来十分暴躁:“跟我回家!”
      
      井岚挣脱不开男人的钳制,不断地推他:“吴梓你松手,我们分手了你懂不懂,放开!”
      
      他冷笑一声:“你说分手就分手,我答应了么!”
      
      井岚气红了眼,被他拖得一步步往前走。
      
      “松开她,”连奕笙冲出来,站到井岚身边,“没听见她说让你放开吗,你懂不懂尊重女人。”
      
      井岚看到连奕笙愣了一秒,听到他的话两人各有反应。吴梓还真松开了井岚,他上前一步,推了连奕笙肩膀一把,将他推得退后两步,“你他妈个死娘炮管什么闲事,滚。”
      
      连奕笙气的一张娃娃脸染红,更没什么气势可言,他上前几步,这次直接把井岚拉到自己身后,他抬头看着吴梓,神情十分坚定:“她不跟你走。”
      
      吴梓被气笑了:“小子,欠揍是吧。”
      
      连奕笙沉默。
      
      井岚心脏紧张的砰砰直跳,吴梓身材高瘦,以前又是篮球队队长,真打起来连奕笙肯定吃亏,顿了顿,她说:“连奕笙你走吧,你打不过他的。”
      
      吴梓听到了嘴角翘起来,不屑的斜睨两人。
      
      连奕笙没有让开,他轻声说:“井岚你退后点,小心一会儿别被误伤了,也别上来拦,听到了吗。”
      
      井岚急死了,“这根本不关你的事——”
      
      “那我也不能让他这么把你带走,你出事了怎么办!”连奕笙回头吼了她一句,然后转过头看向吴梓,“再说了,我长得再怎么样也是个男人,怎么能看着女孩子受伤呢。”
      
      扑通——扑通——
      
      井岚听到一种声音,急促震动着,反应了好一下,她才辨出那是自己的心跳声。
      
      这样不合时宜,又这样合乎情感。
      
      不能这样的,明明对自己说过不要再相信男人了,可为什么……心跳的这么快呢。
      
      “我看你就是皮痒痒!”
      
      吴梓猛地出拳打向连奕笙的下巴,连奕笙被打的退了几步,站稳后冲上前抱住吴梓的腰往前冲,把他推倒在地后踹了他两脚后又被吴梓拉倒,两人扭打到一起。
      
      井岚愣了几秒后,手忙脚乱的开始找手机想喊人,兜里找不到就翻包里,好不容易翻到了手指颤的连续几次解锁错误,她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,抬头看连奕笙已经被吴梓按在地上打。
      
      她也顾不上报警,跑过去用包打吴梓的背,一下一下的猛砸,“你走开!你走开!”
      
      吴梓烦的一挥手,井岚整个人被甩到墙上。
      
      “妈的!你敢打她!”连奕笙看到井岚被打后,踹了吴梓肚子一脚把他掀翻,他爬起来看向井岚:“你没事吧?”
      
      井岚恍惚的摇摇头,突然抬头高喊:“小心!”
      
      连奕笙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后背剧痛,下巴磕到地面上火辣辣的疼。
      
      吴梓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解气了,骂着说:“我他妈打自己的女人关你什么事,小心老子弄死你!”
      
      “我不是你的女人,”井岚扶着连奕笙的胳膊将他抬起来,她冷冷的看着吴梓,“我不跟你走。”
      
      连奕笙鼻孔嘴角都流出血,眼眶也青了一块,惨兮兮的样子,听到井岚的话时竟然笑开,语气得意极了:“听到没有,她不跟你走。”
      
      吴梓气的眼睛都红了,“小岚,你跟这么个娘炮在一起丢不丢人啊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少骂人!”井岚说:“他可比你男人多了!”
      
      连奕笙心中大动,转头望向井岚。
      
      吴梓怔怔看着两人,有一瞬间心都凉了,可愤怒随之而来,他怒瞪井岚,表情狰狞,额头上暴起青筋:“我把这小子打死了看你还跟不跟我走!”
      
      他握紧拳头走上前,井岚突然站到连奕笙面前,连奕笙连忙抓住她的手臂想让她避开吴梓。
      
      不远处忽的传来一声厉喝:“干什么呢!”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独恋淡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:2015-07-02 19:54:43
    独恋淡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:2015-07-02 19:56:32
    谢谢地雷~么么哒!
    我家菲菲各种霸道炫酷哦~重头戏来啦~!
    求撒花求评论!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