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只因太过深爱》天神遗孤 ^第15章^ 最新更新:2015-07-01 19:00: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15、 第十五章 ...

  •   给她发短信的人是谈淸让,他与自己唯一的交集就是之前和酒店的那场纠纷,他的专业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但她更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时他拿走律师费后冷淡的语气,他怎么会给自己发:【俞小姐你好,明天下午2点请在徐汇街等我,我有事想要和你谈。】
      
      俞菲想了下,给他打了个电话,结果被他拒接了,很快谈淸让又发来一条短信:【现在我不方便接电话,具体事情我们当面再谈。】
      
      短信内容的语气让俞菲皱了眉,印象中谈淸让不是会用这种语气的人,也许真的是有事吧,她没多想,坐公交车去菜场买了菜之后回家了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翌日下午快2点时,俞菲穿着鹅黄色的花瓣长裙站在徐汇街的转角处,今天日头很大,她还带了个沙滩遮阳帽,看起来青春明媚,惹来不少人的目光。
      
      她没等多久一辆车子从远处快速开到她面前,俞菲的脸色渐沉,直到车里的人走出来,她彻底冷了脸。
      
      她冷笑一声:“什么意思?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说:“这里不让停车,你先上来。”
      
      怪不得短信里的语气让她觉得怪,“你先解释。”
      
      “先上车,”他脸色有点不耐,“然后我再跟你说。”
      
      他的表情语气让她觉得胸前有股火焰在不断燃烧,“江时戈,”她喊了他一声,声音带着点嘲讽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什么都要听你的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。”
      
      “手机的钱我还你,律师费我翻倍还,你要多少说个数,我这辈子就算是累死也会把这些都还清,”她上前一步,隔着车冷冷看他,“但这种事,你别再想有下一次!”
      
      说完俞菲转身就走,背影决绝,怀着盛怒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大力关上车门,没两步就追上她,抓住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就将她带入自己的怀中,他另一只手臂握住她的腰肢,低下头看着她的双眼,声音冷厉,带着恨意,“你真以为你还的清吗?”
      
      他的话几乎是从牙缝中低低吐出,俞菲本就被他吓得一惊,根本没听清,她的手抵住他的胸膛,想推开他又使不上力,“你干什么,放开……”
      
      她刚说一半就停了,自己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,又软又柔,简直弱的不成样子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听到,冷厉的表情缓了缓,看着怀里的她眸光闪烁,脸颊酡红,眼神不定的左顾右盼,他眯了眯眼:“原来你还会害羞呢……”
      
      这次俞菲听清了,手上用力推着他硬邦邦的胸膛,隔着布料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结实有力的肌肉,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升高,她羞愤的想要逃走。
      
      她没用多少力气,竟真的推开他了,更准确应该是他松开了她。
      
      他察觉到自己失态,稍稍退后一步,换成戏谑的语气问:“真生气了?”他这话就像是在问闹别扭的情侣一样。
      
      俞菲的脸烧起来,转身要走,手腕被捉住,江时戈的力气用的很适当,不会让她觉得疼,但肯定挣不开。
      
      她抬头瞪着他一眼,脸上带着余怒的绯红,显得清艳明媚。
      
      头顶传来一声轻轻的笑,他的身体靠近了些,“倒看不出来你有这么大的脾气,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嗜钱如命的人?”
      
      “……又或者,你觉得我是那种抓着人情占便宜的无耻之徒?”
      
      这话说得过了,她的嘴唇动了动,隔了一会儿,低低说:“……不是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你刚刚说还我?”
      
      “那是因为你发那种短信……”
      
      他又低笑一声,“我要约你,可不会借别人的名号,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。”
      
      这话是什么意思,俞菲不愿深想,她问:“那不是你发的?”
      
      “不是。”
      
      她觉得攥着自己手腕的大手干燥有力,微热的温度贴合她的肌肤,越烧越热,她低下头,小声说:“你先松开手,我听你说就是了。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惩罚式的握了握她的手腕,然后才松开。
      
      他说:“我今天和一些朋友有个聚会,本来想约你和井岚一起,但我猜你应该不会想来所以没告诉你,连奕笙知道了就用请让的手机发了短信给你,这事也是刚刚连奕笙才告诉我的,我估摸时间你已经到了,总不能让你在太阳底下等这么久再稀里糊涂的回去吧,所以我才过来了。”
      
      原来是这样,她又问:“那你刚刚那么着急干什么?”
      
      “那里不让停车,我这个月的罚单已经不少了,再被贴我恐怕就不能在国内开车了。”
      
      她闷闷的哦了一声,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说:“那现在我送你回去,还是怎样?”
      
      他又是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俞菲咬咬唇,说:“刚刚对不起,是我说话欠考虑了。”
      
      他没回话,俞菲心里敲起了鼓。
      
      她怯怯的看他一眼:“我、我真没那么想你的,刚刚就是气到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俞菲,”他喊着她的名字,她抬头看他,“我们是朋友,既然是朋友,就没什么欠不欠的,手机是我赔给你的,你的官司是谈淸让给你摆平的,我不希望你用这种亏欠的心情和我相处。”
      
      霎时,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掌狠狠地揉了一下,又软又涩,她咬着唇狠狠地点了一下头。
      
      “我不会再那么想了。”她说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弯了弯眉眼,说:“那你接下来要去哪儿?”
      
      俞菲忍着有点发涨的眼眶,吸口气,“你说的那个聚会连奕笙也会去吧?”
      
      “嗯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我也去,带上井岚!”害的自己在江时戈面前又这么丢面子,她非要好好拷问连奕笙到底为什么耍她!这次她不忍了!必须和井岚合璧整整连奕笙。
      
      “那走吧。”江时戈转身朝车走去,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。
      
      俞菲跟在他身后,没有看到他的神情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两人走回车旁,江时戈的车窗上已经贴上了罚单,俞菲抿唇,看向江时戈。
      
      他把罚单撕下来,打开车门让俞菲进去,随后他进车踩油门上路。
      
      俞菲觉得很不好意思,对他说:“罚单的钱我来出吧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又这样了,”虽这么说,但也没有责备她的意思,他挑了一下眉,语气清淡道:“这样,你下次请我吃饭就算抵了吧。”
      
      犹豫了下,她回: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给井岚发短信说了刚刚的事情,本来想呆在家的她马上点燃斗志:【那个死小子胆儿挺肥啊,走着,看姐怎么收拾他。】
      
      她答应出来俞菲很高兴,最近每次约她都被搪塞掉,这样一直窝在家里对井岚没有好处,出来多放松下,接触外界的事物伤口才会慢慢好起来。
      
      他们到井岚家楼下接了她,江时戈开车去聚会地点,很快到了一家大型KTV店前,这KTV是全国知名的连锁店,在永兴事的店面最大,以消费高和服务好著称,很多明星的花边新闻大部分都是在这里传出来的。
      
      三人下车,井岚抱着俞菲的胳膊小声说:“不行了,每次坐他车我这心脏都吓得一跳一跳的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说:“不至于吧。”
      
      井岚略有深意的瞥她一眼:“你是习惯了,我能一样嘛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顿了顿回: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      
      他们进去,江时戈打电话问了房间号后,带着两人往前走,期间井岚说想先去卫生间等下再过去,于是变成江时戈和俞菲并肩走。
      
      到了房间门口,江时戈转身说:“其实这地方有点乱,人多嘴杂的,你要是想走也没关系。”
      
      他说这话时神情很认真,双眸紧紧地看着她,像是建议,也像是劝阻。
      
      俞菲忽的有点恍惚,她突然有一种感觉,对他说的话有些熟悉,好像很久之前经历过,也有人这样劝她,她低眸想了下,没有任何记忆,是错觉吧……
      
      后来的后来,她才知道,那不是错觉,是事实。
      
      然而现在,她对他说:“没事的,都已经来了。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嘴角勾了下,仿佛早有预料,表情带着冷意,“那就来吧。”
      
      日后你要记得,这都是你作茧自缚的结果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,他见到江时戈时愣了下,对方很快笑起来,朝里面喊了句:“谈哥,江哥过来了!”
      
      开门的人是个年轻男人,穿着休闲上衣和牛仔裤,看到俞菲时他眼睛瞪大了:“这位是——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带着俞菲进去,大家刚开始看到他时都江哥的喊,当看到他身后的俞菲时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,连本来在前面唱歌的人都停了关注的看着他们。
      
      屋里四男两女,都在看着她,只有谈淸让是她认识的,其中有个女孩儿的表情俞菲一看就觉得不太对劲儿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走到她旁边,轻声介绍:“这是我朋友,俞菲,一会儿她朋友也会过来。”
      
      “朋友?江哥你第一次带人来哦。”刚刚开门的男人用着揶揄的语气调侃。
      
      “王顺你别瞎搅和成吗!”那个表情不对的女孩冲他喊了句,站起身拉住俞菲的胳膊,“你好,我叫林彤,坐这边吧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感受到她的敌意,挣开她的手:“你好,谢谢,不过我先到那边等我朋友吧。”说完自己坐到一旁,她今天是来狩猎的,可不是来决斗的。
      
      王顺拉江时戈坐下,叫林彤的女孩儿坐到江时戈身边,几人围着江时戈说话,他都是一副淡淡的表情,没过一会儿,林彤走过来:“俞菲姐,一起来玩啊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挑下眉,说:“叫我俞菲就行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吧,那你来玩吗?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坐的方向正在她对面,隔着人群,他很专注的看着她,嘴角轻弯朝她笑了下,随即又恢复沉静淡漠的表情。
      
      原本的想法改变,她说:“好啊,玩什么?”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沈秣秣秣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:2015-06-30 20:32:44
    独恋淡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:2015-06-30 21:04:07
    独恋淡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:2015-07-01 00:26:51
    谢谢地雷~
    哼,故意称呼我家菲菲为姐的那个
    脸真是得有=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=这么大
    【自我吐槽是不是不太好2333】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