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只因太过深爱》天神遗孤 ^第10章^ 最新更新:2015-06-26 19:00: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10、第十章 ...

  •   对于她的问题,江时戈只是稍稍停顿,然后用着很正常的语气说他路过这里,想到她在这里工作就来看看她。
      
      不知他是真的这样想,还是故意装傻,俞菲顿时泄气,冷着脸走回餐厅继续弹琴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跟在她身后,挑个位置坐下点了杯咖啡,一副很闲逸的样子,他支着胳膊侧头看着她,俞菲感觉到他炙热的视线,有种被俘获了的错觉,心神不宁的不小心连着弹错了几个音,知道江时戈肯定发觉了,一时懊恼不已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耐心的在店里等了一个多小时,期间偶尔有服务生去和他说话,说的时候眼神会时不时的看她这里一眼。显然他的到来让店里的人都抓到了新闻,俞菲可以预想到明天再上班时肯定会被同事抓着问。
      
      一曲终了,俞菲兜里的手机震动,把手机拿出来,有一条未读短信。
      
      她点开,短信来自江时戈:【要加班吗?】
      
      她抬头看他,江时戈似有感应的也看向她,注意到她手上的手机,他嘴角轻弯了下。
      
      俞菲别过脸,片刻后站起身,迎着同事们的目光她走到江时戈身边:“你再等我一下,我收拾东西马上下班了。”
      
      他轻点头: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几分钟后,两人从餐厅出门,天微微擦黑,俞菲转头问江时戈:“你等挺久的吧,以后别这样了,我上班时间也不固定的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问你同事了,她说你一小时后下班,反正我都来了,也不差这一小时了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心想怪不得他给她发短信问自己加不加班,等会儿她对他说:“你没吃饭吧,饿吗?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嗯了声说:“还行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想了想说:“我请你吃饭吧,算是谢谢那天晚上你给我买衣服,对了,衣服的钱还没给你呢。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没答应也没拒绝,说了句:“上车吧。”
      
      他打开车锁,给俞菲打开车门,俞菲看了他一眼,坐上车。他从车前绕到驾驶座进来,启动车子后问她:“你想吃什么?”
      
      “我随便,”俞菲顿了顿又开口:“我请客我来选地方吧。”
      
      “行。”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按照俞菲的说的地址,江时戈开到一排小吃街边,俞菲让江时戈在一家店前停车,到了地方他看了眼外面转头问俞菲:“你要到这里吃?”
      
      “是啊,”俞菲点着头,又说:“你要是觉得不好那就换地方。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看了她一眼,说:“不用,就这里吧。”
      
      两人下了车,俞菲先走进店里,店里生意火旺,俞菲挑了个里面的位置坐下,江时戈锁好车后,慢慢走进“顺义麻辣烫馆”。
      
      店内只有十几平大,摆着六七张桌子,又没有空调,屋里人声吵闹,热气腾腾,而俞菲就坐在最里面看着江时戈,过会儿还轻轻地眯了眯眼。
      
      她是故意挑这个地方来的,就算现在生活拮据,她曾经也是富家之女,比起普通人更了解一些奢侈品,和江时戈渐渐相处中,就算再迟钝她也知道对方一定是非富即贵的人,从他的车和手表就能看出他身价不少,还有他每次穿的衣服,即使样式简单,俞菲也认出其中一两件是欧洲那边的高档品牌。
      
      所以,当江时戈进来时,俞菲能很清晰的感觉到他与这种路边小店的风格格格不入,就像是偏远破庙请来了个黄金佛像,风格差异的不是一星半点。
      
      但这也是她的目的,现在的她就只能来这种店填饱肚子,他们的差距,就像是他和这个店一样,风格不搭,更不适合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越过几个人坐到她面前,服务员拿着单子过来问:“要吃什么,麻辣烫、炒面还有炸串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想吃什么?”俞菲问他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抬头看着墙上的大菜单,对服务员说:“米饭就好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要个麻辣烫,微辣,炸两块钱豆皮,你不要个菜吗?”俞菲问他。
      
      “那加一盘番茄炒蛋。”江时戈回。
      
      服务员把菜名复述了一遍确认之后转身去厨房了,两人等着上菜,俞菲不太习惯沉默,开口问江时戈:“第一次来这种店吗?”
      
      “这店没来过,”他从筷笼抽出两双筷子,掰开一双后递给俞菲,“你常来这儿?”
      
      “嗯,他家其实挺好吃的,”她问:“你平时下班都这么早?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看着桌子上老旧的调料罐,皱了下眉头,听到她的话抬头说:“我正在休假。”
      
      他解释说:“我在美国研究所工作,假期打算呆在国内,我现在算是带薪游民吧,空闲的时间太多所以想找朋友聚聚。”
      
      所以,他今天来可能真的只是路过,知道她在餐厅工作所以才随便找她的?
      
      他说想见她可能只是习惯国外的环境才那么直白,是她误会了?
      
      俞菲的脸渐渐发热,真的有种羞愧难当的感觉。
      
      她开始后悔把他带来这了,怎么说他也帮了自己好几次,她没好好感谢就算了,还带人来这里,会不会让他以为自己是个很没良心的人啊,她想了想,开口说:“要不别在这吃了,我们走吧。”
      
      她刚起来,江时戈也站起来,稍倾上身越过桌子握住她的手臂:“没事,就在这吃吧,你说好吃,肯定味道不错的。”
      
      顺着他的力气俞菲重新坐下,这时服务员端着饭菜和麻辣烫上来,江时戈端起饭碗一口口吃着,慢条斯理的模样,十分优雅。
      
      俞菲低头吃麻辣烫,一会儿就觉得又辣又热,江时戈注意到对服务生喊:“来瓶矿泉水,常温的。”
      
      服务生把水递给他,他拧开盖子放到俞菲旁边:“喝点吧,你辣的都出汗了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有点羞赧,拿起水瓶喝了好几口,她看着江时戈吃着炒蛋出了下神,想了想才说:“江时戈。”
      
      他抬头看他,眼神十分专注,漆黑的双眸像是要把她吸入进去。
      
      “对不起啊。”她说。
      
      他歪了歪头,有些不解的样子。
      
      俞菲轻咳了下说:“今天你来的时候我说话冲了点,我跟你道歉,还有……你帮我那么多我还带你来这里吃饭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这里很好,”他打断她,“菜挺好吃的,你不用道歉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点点头,觉得更不好意思了,心想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帮他,她也忽然觉得,江时戈这个人表面冷淡,其实人真挺好的。
      
      两人吃完,俞菲结了账,一前一后走出了馆子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“你接下来要去哪儿?”江时戈问她。
      
      其实俞菲平时没有什么多余计划,以前下班就去做兼职赚钱,现在回了永兴,妈妈的情况好转了些,除了会叫井岚出来外,她真没什么别的计划,“我都可以,你想去哪?”
      
      “天都黑了,改天有时间的吧。”他打开车门,两人上车。
      
      俞菲翻出包里的钱递给江时戈:“这是那天你买衣服和咖啡的钱。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低头看了一眼,没接:“不用了,没几个钱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还想坚持,江时戈问她:“你和井岚也分的这么清吗?”
      
      “这不一样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那你没把我当朋友?”
      
      俞菲有点急了,忙解释:“当然不是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收起来吧。”他说,“朋友之间不必在意这么多,我交朋友都这样,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连奕笙他们。”
      
      没办法,她放下手,心想她才不去问,估计八成会被连奕笙皮笑肉不笑的嘲讽吧,说起这个,俞菲真想不通为什么他讨厌自己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看到她的表情,心中一顿,“这样吧,你要是非想还就换个方式。”
      
      “什么?”
      
      “周末我想去钓鱼,你也来,到时候门票的钱你出好了。”
      
      如果只能这样也行吧,她答应了,说: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启动车子上了路,在俞菲没注意时,他稍眯了眯眼,嘴角轻轻露出一个笑容,那笑容说不出的邪魅,转瞬即逝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路上车不多,江时戈的车速比常人要快一些,却也很稳,俞菲记得在事务所时他倒车的技术,知道他的车技很好,刚想到儿她的手机响起。
      
      俞菲从包里拿出手机,划了几下屏幕才接通,她还不是很适应新型手机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就听俞菲用着很正式的语气一句句回。
      
      “是我,我是俞菲。”
      
      “已经确认了?”
      
      “好,我现在就过去,谢谢您了。”
      
      她挂掉电话对江时戈说:“到前面路口你把我放下吧。”
      
      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    
      俞菲犹豫了一下,对他说:“警局通知我说人抓到了,要我过去一趟。”
      
      江时戈想起之前有人朝她泼酒精两人一起去警局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“我送你吧,”还不待俞菲拒绝,他补充道:“天这么晚了,你又是一个人,要是对方家属闹起来你也不好办。”
      
      俞菲想想也是,就没再反对了。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俞菲和江时戈到了派出所,警察告诉俞菲他们确认了监控录像和经过调查后,根据江时戈提供给他们的车牌号找到了车主,经过周转才找到了嫌疑犯,目前已经被扣留,但由于对方并没有对俞菲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所以处罚并不会很严重,并且在了解事情始末之后建议最好和解。
      
      于是接下来,俞菲见到了那个妇女的儿子许毅,对方神色疲倦,胡子拉碴的坐在椅子上,看到她时猛地站起来,神情十分激动,大步朝她走来。
      
      江时戈不动声色的靠前将俞菲护在身后。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护妻狂魔上线——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