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江文学城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2、桃花兔02 ...

  •   听到门铃声时,乐茕茕正躺在沙发上,边敷面膜边刷剧。
      看到一个搞笑剧情,笑得前仰后合。
      
      她拿着ipad,一边看着,一边趿拉着拖鞋走到门边,按了下通讯器接通键,问一声是谁。
      得到回答:“宁西顾。你让我过来的。”
      乐茕茕这才反应过来——
      
      靠!真来了啊?乐茕茕心跳起来。
      虽然是乐茕茕主动召唤,可这个年轻英俊的男大学生真的送货上门,她还是觉得像在做梦。
      
      那天她是真喝多了,又气上头。
      才干出那么不理智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接着她就收到宁西顾的求职简历,当时看到她就倒吸一口凉气。宁西顾的简历写的是真漂亮,应该应聘任何实习工作都可通过。
      但乐茕茕觉得太荒唐了,花钱雇男朋友,开什么玩笑?她可是出了名的小气抠门,于是赶忙拒绝,她想了想,还给了个特不要脸的回复,她说宁西顾要价高,而且身体数据不够详细!想求职就放下清高。
      她想,但凡要点脸都不会再穷追猛打。
      没想到啊,这个男孩子看上去这么干净清纯,居然如此不要脸!!
      
      她当时收到宁西顾修改后后的第二版简历,补充内容为各种详细数据,并毫无羞耻地表示自己是处男,毫无经验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就一个想法。
      妈的,当代男大学生太不自尊自爱了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收到回复邮件的时候正在公司干活,她忍了忍,没忍住,员工都还在,她偷偷摸摸打开手机瞅一眼邮件。
      一看内容,乐茕茕微微瞪圆眼睛,瞳孔骤缩,惊到屏息。
      她依稀记得那个男孩子清淡冷漠的模样,真是人不可貌相,居然是这么不知检点的人吗?尺寸应该是他自夸的吧?还自称处男……真的是处男吗?骗人的吧?
      
      乐茕茕在办公室里鬼鬼祟祟地回复邮件。
      写了删,删了写,写了再删,删了再写。
      反反复复小半天。
      想拒绝,觉得是个骗局,又有点说不出的舍不得,可能是因为那样英俊的男孩子实在是难得一见……她甚至觉得宁西顾可以出道当爱豆,仅凭脸蛋和身材,无需太多包装,一定能引得无数少女欢心。
      
      她正犹豫,恰好朋友邀请圣诞派对。
      急需个男伴。
      她再看宁西顾简历上的证件照,越看越蛊,脑袋里不知怎的冒出个荒唐想法……好像包他当小白脸也不是不行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打开门,看到站在门口西装革履的宁西顾,登时眼前一亮。
      靠!好帅!与上次休闲男大学生样貌比,简直是改头换面,乍一看,犹如业界精英,即时出演偶像剧里的财阀家少爷也不违和。
      乐茕茕相当满意,不错,真不错。
      乐茕茕看到宁西顾有点傻眼,这才意识到自己跟之前酒吧形象也大相径庭。她还穿着小兔子兜帽的睡衣,身上沾满猫毛,乱糟糟头发扎成丸子头,脸上敷一张漆黑面膜,只露出双眼和嘴巴,不修边幅。不过她是金主,她怎么舒服怎么来,没必要在小白脸面前维持精致状态,累死了。
      乐茕茕再观察宁西顾身上衣服,没发现标签牌子,多半是什么不知名杂牌。心想,果然盘靓条顺,什么地摊货穿在帅哥身上,都会变好看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放他进门,摸了摸他身上的西装,啧啧道:“不错啊,挺有职业态度,还特地穿西装过来。哪买的衣服?料子不错。”
      宁西顾停顿了下,方才斟酌着说:“不算是哪个牌子,自己买布料找裁缝做的。”
      意大利专做手缝订制西装的裁缝,一套八万刀,还得等一个月工期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说:“进来吧。一次性拖鞋在鞋柜里,你自己拿。先随便坐吧,我的房子。”
      她洋洋得意走在前头,给这个贫穷的男大学生展示自己的大房子。
      她读书成绩不算好,大学时就沉迷搞钱,做兼职,攒钱,创业,从裁缝店的小学徒开始白手起家,到淘宝店小模特,再到自己开店。现在已经在市中心的好地段买了三百平的房子,虽然还有三十年的房贷要还,可她觉得自己买得起已经很厉害。
      凡是有机会,她就忍不住跟人显摆显摆。
      
      宁西顾无语,心想,这女人好肤浅。
      但乐茕茕只把他领进屋以后,就不管他,自顾自继续看剧去了,宁西顾便又捉摸不透她是什么意思。
      
      宁西顾等在一旁,一声不吭,等足五分钟,消耗大半耐心,还是没参透,只得开口问:“我接下去该做什么?”
      乐茕茕抬眸瞥他一眼:“你闲着没事的话打扫卫生呗,吸尘器放在在那边壁橱里。”
      宁西顾: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可他不是来做假男友的吗?这是什么把戏?
      ……难道是检验他的体力?嗯。
      宁西顾深思一番,听从乐茕茕,乖乖打扫起卫生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装成漫不经心地偷瞄他干活,看见宁西顾把西装外套脱了,挂在餐桌椅子的椅背上,然后将领带叠了叠,装进衬衫的胸口左袋中,两只袖子整齐卷起来。
      他的动作利索认真,但也很仔细,乐茕茕再次暗自满意地点头,不愧是穷人家的孩子,做家务很熟练啊。
      
      不过她就没打算跟宁西顾睡。
      虽然宁西顾自称是处男,但谁知道是真是假,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吃亏。不如只利用一下他这一副好身体。
      找个保洁阿姨打扫一次得好几百呢,现在白赚,值了值了。
      
      宁西顾开始还算有耐心,他收拾桌子、扫地拖地、擦拭茶几餐桌,将客厅打扫干净,一过去一个多小时,不免开始疑惑。
      他在干什么?他以为是来和乐茕茕睡觉的啊?
      他出门前还特地搽了一点男士香水,现在手上只有清洁洗剂的味道。宁西顾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起曾经看过一则荒谬新闻,某位男士自以为上门约/炮,还没脱衣服,女方的丈夫回来,她谎称男士为清洁工,于是白做一下午扫除。
      他该不会也被骗了吧?
      
      乐茕茕早就敷完面膜,进卧室去了,也不知在做什么。
      宁西顾靠着拖把,紧皱眉头,盯看她的卧室门。
      一只橘猫跳到沙发背上,“吧嗒吧嗒”地磨爪子,一边好奇地看看他,宁西顾伸手撸了把猫。
      宁西顾找到宠物梳,给这只胖橘猫泡泡梳毛,泡泡团成一团,揣着爪爪,被梳得非常舒服,眯起眼睛,喉咙底发出咕噜咕噜的轻响,不要太惬意。
      乐茕茕一走出来就看到这幅场景,轻声嘀咕:“真是只easy cat。”
      
      乐茕茕已画好精致全妆,把头发披散下来,烫成大波浪卷,花了将将一小时,已是紧赶慢赶。而身上邋里邋遢的睡衣已换成一件红丝绒小礼裙,再戴上一对圣诞气氛的雪花耳环,脸上妆容是时下流行的港风妆,最适合晚宴,雪肤红唇,光彩照人,昳丽明媚。
      宁西顾还没适应她居家邋遢模样,突然变回大美女?!宁西顾看呆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没好气问:“看什么看?”
      宁西顾颔首,评价道:“你们女人化妆真可怕,像是魔法变身。”
      乐茕茕哈哈笑起来:“是的,是的,我是魔法少女哈。”
      
      宁西顾丢下猫,站起来,猫在他脚边蹭来蹭去,他也不搭理,径直问:“要出门吗?”
      乐茕茕手上拿着丝袜:“我袜子还没穿好。”
      话音还未落,门铃声响起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说:“送到的正好,你去拿下快递。”
      宁西顾帮着签收好快递,挺大的一份包裹,但是不太重。他把盒子拿进来,问:“放哪?”
      
      乐茕茕正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穿长筒袜,绷紧的孔雀翎边被拉至大腿根,手指松开,发出一声轻拍皮肤似的微响。
      宁西顾耳朵尖一动,几不可察地脸红了下,就算冷漠如他,也不免有几分心情浮躁起来。
      这女人到底想干嘛?还要不要睡他?
      
      乐茕茕给出一个让他没想到的回答:“拆开吧,里面是我买的新衣服,送你的。”
      宁西顾拆开包裹,把里面装着的一身衣服拿出来。他心情复杂,木立原地,迟缓地皱起眉,盯着她给的衣服,尤其是上面浮夸的logo,欲言又止。
      乐茕茕挺得意地说:“还傻站着干嘛?去换上啊。穿牌子货出门,我才有面子。”
      
      宁西顾:“……谢谢。”
      乐茕茕看他“不好意思”的表情,信了他是第一次出来卖。
      小伙子挺害臊。
      
      男生换衣服快。
      不过十分钟,他换一身衣服出来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微怔,琢磨着,竟然感觉还是宁西顾自己穿来的那身衣服更好看,带点贵气,像个金马玉堂的少爷。
      可,这一身是她斥巨资买的,而且胜在logo醒目啊!一看就是名牌!昂贵!
      宁西顾长得好,身材好,穿在他身上也好看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打扮自己的临时“小男友”,领他去负一楼车库。
      她开车,宁西顾坐副驾驶。
      
      车子缓缓驶出车库。
      夜幕四合,华灯初上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交代他:“我现在带你去一个圣诞party。你的人设是海归富二代,现在学校放假,回家休息。然后半个月前在艺术展上意外遇见我,对我一见钟情,正在追求我,哦,对,是死·缠·烂·打地追求我。但,我们还处于date的阶段,并没有正式交往。”
      “到时候到了地方,你记得跟紧我,别露馅儿了。自己乖觉一点,表现得要有教养,还要绅士,知道吗?”
      
      乐茕茕拿捏不准地说:“呃……直白点说,就是表现得舔狗一点。也不要太舔。太舔就显得很low。”
      
      宁西顾忍着笑:“知道了。”
      乐茕茕继续说:“这算是你的面试吧。要是你干得好,就算是应聘合格,我再多雇你一阵子。要是不好,就只算这一次的钱,我给你个两百。”
      
      多少?两百?
      宁西顾对她这小气的开价实在是无言以对,有点好笑,又有点有趣,他点头: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半小时后抵达别墅区的停车场。
      乐茕茕停好车。
      宁西顾先下车,绕到对面车门口,扶了她一下。
      
      乐茕茕刚站稳就被他牵住手,宁西顾的手掌又宽大又发烫,她脸红下,撇开他,有点凶地说:“干嘛?我没准你牵我。我是老板,我可以对你动手动脚,但你不可以对我动手动脚,你注意一下。”
      这女人真麻烦。宁西顾微微扬了下眉,说:“……我第一次干这行,没什么经验,下次不会了。”
      乐茕茕轻哼一声:“好吧。我原谅你。”
      
      乐茕茕有种在训狗狗的感觉,刚骂完他,再给颗枣,骄纵任性地说:“现在我要挽你手臂了。过来。胳膊。”
      宁西顾乖乖走过去,乐茕茕挽住他。她暗自欢喜,优越感慢慢在胸口膨胀开来。她迫不及待想要去姐妹们面前显摆她的乖巧小帅哥,好收获一圈欣羡目光。
      
      两人乘电梯上楼。
      乐茕茕再强调一次,压低声音、语气抠唆地说:“记得啊,你的人设是高冷但只对我痴情的富二代,要演好!要是让我丢人了,我就不给你打工费了。”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