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放下你的架子》凌若水 ^第3章^ 最新更新:2007-04-09 18:53: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第 3 章 ...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这段时间我可是天天听《梦里花》。所以才有了这个想法。
  •   章三
      “什么?他的初恋是妹妹!”潘滢珺听到了这消息,脸色煞白煞白的。
      “为了不让他想起妹妹,他的女人鱼贯地进入他的房间,每天都有新的进帐。但是你不能评论他什么。这种不论恋,滋味是很苦涩的。”林悦彤坦然地笑着。
      潘滢珺可是有一点点喜欢那个家伙咧!怎么这样?
      她也算是“新货”吗?
      “想听张韶涵的歌吗?这首我最喜欢了。”林悦彤放了音响:
      唯一纯白的茉莉花
      盛开在琥珀色月牙
      就算失去所有爱的力量
      我也不曾害怕
      天空透露着微光
      照亮虚物迷惘
      残垣废墟之中
      寻找唯一梦想
      古老的巨石身上
      守护神秘时光
      清澈的蓝色河流
      只映着是方向
      穿越过风沙
      划破了手掌
      坚定着信念去闯
      ……
      感觉自己就是那一朵茉莉花。幽幽绽放在深谷,不容易盼到有人来问津,被他的邪恶笑容所征服,却忘记了危险及伤痛。不论再怎么心动,也不可以有所行动。要好好地闪躲。不要被骗……
      这个信念在她的心中悄悄萌芽。
      
      林悦彤和吴天均回去了。她也回到了公司。
      本来在公司人缘极好的她,最近变得沉默寡言。同事们被她弄得一头雾水。只知道她最近很喜欢张韶涵的《梦里花》。
      “你最近怎么了?”磐英郡也察觉出了不对劲。特意在公司里面员工全下班了之后找她。
      “没有。”她不想耗时间。
      “把开会要用的文件给我。”他命令着。
      “给。”她真的不能多停留一会,害怕自己的心思被识破。
      “你到底怎么了!”他闷闷地低吼。
      “没什么事情的话。我先走了。”潘滢珺转身要走。却被他厚实的手掌一把抓住,推到他的怀里,一下掳掠了她的唇。她想逃脱,挣扎,但是一下子沉溺下去。他就那么霸道,把她拉到了他家里,他床上……
      噩梦中,她只能看见他英俊狡黠的脸。不能再沉溺下去了。
      她只想悄悄地离开。但是,她不想那么不清不楚。
      “你起来喽?”磐英郡回头搂住了她,他爱上她了!
      “你可以放开我吗?”潘滢珺冷冰冰的声音像一盆冷水把他火热的心一下熄灭。
      “你怎么了?”磐英郡不解道。
      “我只能说,意外就是意外。我今天会辞职。”潘滢珺苦笑着。
      “意外?”他的爱只是一场意外?
      “没错!我不想盯着一张我不爱的人的脸成天工作。”潘滢珺为了证实,心硬了下来看着他,一字一句地说。
      两个人的心随着这句话同时碎掉。
      磐英郡不允许自己的爱情再一次破灭,只好装作终于清理了一个垃圾的表情。
      潘滢珺从里面出来,走在大街上面,眼泪一滴一滴揉进风里。
      心被掏空的感觉,生不如死。
      风,打透她单薄的身子。
      电话响了:“好。我去你那里。”
      因为秘书的工作她干得好,很快接到录取通知书。
      那里是与Quoth旗鼓相当的百货大楼——星越。
      “我叫做曾瑶珍。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她一鞠躬,引得掌声绵绵。这里的老板是她的姐妹的公司。她姐妹是这家企业老总的女儿,是这里分店的经理——她就是魅力女王吕清微。潘滢珺这几天不光忙着公司里面的事情,还忙着改名字。她一听到别人唤她,她的心就莫名的疼痛。为了忘记那个人,她的名字变成了曾瑶珍。父母离异多年了,不该再跟着那个负心人的姓氏。还是依了母亲的姓好。曾瑶珍,一点也看不出潘滢珺的模样。
      “她居然去了星越,是为了和我作对吗?竟然还改名字,连姓氏都改!”此时,磐英郡猛喝了一口咖啡,他只能这样默默发泄。对于烟味有与生俱来的害怕,反感。酒的纯烈是他不喜欢的烧心的滋味。
      他连续工作了37个小时,没有什么大事,他只是为了逼迫自己忘记那个女人!是她,玩弄了他的情感,和当年的磐英凌有什么区别?
      
      “什么?妈!”曾瑶珍打着电话,她住在英国的母亲还是替自己找了男朋友。
      “我不需要,妈!”她不情愿。
      “不成!我和陈毅哲明天就要搬回去看你。人家陈毅哲的父母都同意了呢!”她的妈做的真绝,不留一点退路。
      “不能拒绝吗?”曾瑶珍的话突然间没了温度,连愤怒都听不出来了。
      “当然不成!他们家很富的,轻易反悔,你妈我都没发生活!”看来这是没法挽回的了。她只想,只想再看看自己把心奉献给的那个人。即使会被误解,蔑视,全部都无所谓了。这是她最后一次可以和爱的人在一起了。
      哪怕一秒,她也不想离开这里。
      迈着沉重的脚步,她打车来到了Quoth大厦。
      “潘滢珺!你回来了?”同事们看到她都很惊喜。
      “嗯……这次是真正和大家告别来的。不是换工作,而是我要结婚了。”她看着同事,很艰难地说出了结婚两个字。
      “那怎么就算告别?难道你要移民?”
      “嗯……要去英国。”她说着,突然插进一个冷冰冰的声音:“恭喜了,曾瑶珍小姐。”是磐英郡!她在那一刹那想流泪,但是泪水流干了,没有出来的意思。
      “谢谢经理。”她绝望了。虽然做过心理准备,但是她还是崩溃了。
      离开了Quoth的她的背影,让他没有办法理清思绪,这是来宣告她的幸福吗?算了,不想了,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在叫嚣,叫他留住她!他几乎没有思考,拔腿就跑了出去。
      “潘滢珺!”他拉住了那个瘦弱的背影的手。
      “对不起。我叫做曾瑶珍。”
      “谁准你改名了?你在我心里,永远是潘滢珺!”他大声喊着。
      “恭喜经理你终于眼不见为净了。”她似乎没听到他的爱,只是接着往前走。
      “我爱你!”他大声喊着,令她的泪水在那一刻决堤。
      她只是忍着:“祝福我吧。我好想听你的祝福。”
      “你是我的!谁能把你抢走?”他只是希望这个女人可以不再拧着干,好好顺从他一遍。
      “再见。”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只是跑,盲目地跑。终于消失在眼睛里。
      既然不爱自己,为什么要来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自己?
      磐英郡的眼泪飙了出来,这是自从他懂事以来,第一次流泪。连磐英凌也无法享受的他的眼泪。
      他要她!
      他开着车,盲目地在街道上面找寻那个娇小瘦弱的身影。
      他不许她跟别的男人结婚。他不许她只向他索要祝福。他不许她在夺走他的心之后逃之夭夭。他不准她消失在他的视线当中。他不准她再逃避他。他不准……
      找不到她的他几乎发狂。
      他找不到她!
      在一阵狂奔之后,泪水全部落下。她竟然倒下了,被急救车送去医院,白色的急救车和他的车错了过去……
      这注定的是一生吗?
      急救车里面正在放着《梦里花》。她在昏迷的时候,一直是清醒的,连哭泣都没有办法的悲伤,让她撕心裂肺的难忍。那株唯一洁白,盛开在琥珀色月牙上的茉莉花,难道要凋零了?
      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