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瓢清水》临易水 ^第2章^ 最新更新:2012-05-23 00:58: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2、第二章 ...

  •   陈数昏昏沉沉,耳边传来一声声温柔的声音“小数”。他的妻子也是这样叫他的呢,来不及思考,又陷入了黑暗中。
      醒来,陈数慢慢睁开了眼睛,没有刺眼的光,只有柔和的淡橘色灯光,空气里充斥着淡淡的消毒水味。他好不容易完全睁开了眼睛,米色的天花板,米色墙纸,印着淡淡的花纹,这个房间家具很简单,只有淡蓝色系的沙发和透明的茶几,和他现在睡的双人床。这样的风格是他极喜欢的,简单又不失单调。他曾经想过这样装修他的卧室,但是妻子上官琪果断拒绝了,她喜欢欧洲式华贵的风格。
      妻子…..妻子这个词在他脑袋里反复闪过,哼,现在对他来说真是个可笑的词。当时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啊,他自嘲地这样想。手背上一阵冰凉的冷意传来,他转过头,发现自己打着点滴。这是什么地方?他只记得他车子呼啸而来,灯光好刺眼,刺的他睁不开眼睛,只觉得身体被撞飞了出去,当时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。
      是谁救了他,又把他拖回了这残酷如地狱般的现实…….他挣扎着想坐起来,身体却一点力都使不上,他挣扎了半天,人没有坐起来,手上的点滴针却被碰掉了。血顺着血管顺着手流了下来,“滴答”滴落在了地板上。
      “又想找死?”一声冷冷的声音响起,陈数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,暗处一个修长的身影走出来,这个人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,高高的鼻子,高大的身躯背显得即宽又不失匀称,最有特点的是他淡棕色的眸子,闪着一丝淡淡的霸道与忧郁。
      “你……怎么在这里……”陈数的瞳孔放大,脸上难掩激动,还有,痛恨。
      “怎么,对救你的恩人就是这个态度?”男子嘴边闪过一丝嘲笑。“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,还是这么…..窝囊。”
      “你……混蛋”陈数用尽全身的力气骂道,骂完便虚脱的只能躺在床上,狠狠地瞪着他。
      “怎么,被我戳中软肋了?”,男子走到床边,一把捏住陈数的下巴。
      “看来,这么多年过去你对我还是印象深刻呢,对你的恩人就是混蛋这个称呼?嗯?”。陈数不屈的眼光迎上他的,“你给我..给我放开..”。
      “叫我的名字,和5年前一样。”男子居高零下的盯着陈数,仿佛他就是一只猎物,被紧紧的捏在他手里,动弹不得。
      “去你的….混蛋”。陈数叫骂道。
      棕发男子眯起了眼睛,加大了手上的力道。“嗯…”陈数觉得下巴都要被捏碎了。
      “凌….弈奇”.
      “五年前你是这么称呼我的?嗯?”凌弈奇冷笑道,丝毫不减手中力道。
      “弈…奇”,陈数断断续续的□□传来,头上已冒起了冷汗。
      凌弈奇满意的放开手“这么一点痛就吃不了哼,我说你窝囊你还不信”。
      陈数已经痛的无法开口反驳,只能任由他的嘲笑。他把头偏向一边,努力驱逐心中的痛恨,还有…..一丝莫名的激动。
      一阵沉默,最终还是陈数艰难地开口“你….怎么会在这里”。
      “怎么,不想看到我?我只是看到一个疯子被车撞了躺在路边,出于好意救了回来。”凌弈奇嘴边一丝嘲讽。
      “疯子….只要是躺在路边的疯子你都会救吗?”陈数心里一紧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。
      “哼,你是在暗示我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感情?”
      “不,我只是….只是….问问”。
      “你以为我还是5年前的我?现在的你,就是个….窝囊废。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大半夜在雨里瞎跑,我也不想知道。这里是我的私人会所,你在这修养几天,养好了…就给我滚。”说罢,他拉开房门,大步地走了出去。
      这个男人,是他的噩梦。
      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