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(快穿)木芙蓉水芙蓉》天下夏天 ^第3章^ 最新更新:2016-06-25 10:00: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第一个世界——女尊 ...

  •   “两位贵人,救,救救我,我不要被卖去红香院!”他知道,这条路是贵人去皇家学院的路线,能不能获救,就单看这一次的运气了。
      
      “兔崽子,我看你能跑到哪儿去!”几个强壮的打手很快就追了上来。她们看见有两名贵女,立刻收敛了行为,躬身施礼。
      
      ——在这条书院路上出现的,不可能只有两个小女孩,人家身后不定是什么大家族呢!
      
      (皇后:不要以为只有她们两个人,我安排了起码两打的暗卫!)
      
      大公主如临大敌,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个陷阱。她七、八岁差点被害死的那次,敌人不正是利用了她的同情心吗?这一次,哼!大公主眼观鼻鼻观心,打算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冷眼旁观那个少年被捉走。
      
      此时此刻,少年心中充满了绝望和黑暗,与其沦落到风尘,还不如狠狠心一头撞死!
      
      “姐姐。”这时候,阿福软软的声音叫道。那少年毅然决然的样子,真像是荒野上走投无路,要拼死一搏的狼。
      
      大公主闻声看向妹妹。
      
      ——该死的,妹妹不会是被吓到了吧!
      
      “他真好看!”阿福单纯地感叹道。
      
      “那就买下他,安置起来,妹妹什么时候想去看了,就去看。”大公主冰冷着眉眼说道,就当哄妹妹开心,买了一个漂亮的花瓶罢了。
      
      “是,主子。”暗中有人应声道。
      
      大公主脚步不停,拉着妹妹走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尼玛,再耽误该迟到了,不知道先生有多严厉吗?罚抄书也就算了,最重要的是罚站啊,在全学院的学子面前罚站,神码面子都丢光啦!
      
      公主暗卫们自动留下了一个处理后事。
      
      那些打手站在原地没动,知道正主走了,接下来就会有下人来跟她们交涉详情。
      
      真是没想到,这个小子竟然逃出来了,还路遇贵人,真真是好运气啊!
      
      少年伏在地上,一动都不敢动,生怕惹了她们不喜,再改变了主意。他默默地看着那小贵女柔软华贵的裙子在他眼前飘过,如同天上的云朵一般,高贵洁净,而他却衣衫褴褛,满身的泥土,真正是云泥之别!可是这救他于水火的小仙女,却夸了他好看!
      
      秋叶黄了又落,转眼又是几年,阿福十三岁了。
      
      大公主在十五岁那年正式被册封为太女,进入了朝廷旁听国策。青苔路上,只剩下小公主一个人独行。
      
      然而,她并不寂寞。
      
      每天都能遇见许多小伙伴呢!
      
      暗卫们捂脸:让那些小伙伴们走开走开,就不能让公主顺顺利利地去上回学嘛!
      
      “青苔石上净,细草松下软。”
      
      “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”
      
      这一日雨后,在那条有着悠远诗意的青苔路上,阿福一个人慢悠悠地走着。
      
      “滴答滴答”,大雨过后,还有些零散的雨点随着风中树叶的摇摆,从叶尖滴落下来。
      
      ——咦,有蜗牛!
      
      阿福停住了脚步,蹲下身,认真地看着它大摇大摆地从面前经过,留下一条黏糊的痕迹。
      
      旁边的暗卫们快抓狂了——喂,小公主,快迟到了!你还记得太女曾经抓着你的手,狂奔过这条街吗?
      
      “嗒嗒嗒哒哒”,那只蜗牛终于有节奏地爬离了小公主的视线。
      
      阿福不舍地站起身,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裙子,继续向前走去。
      
      ——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,今天是不会迟到的。一名暗卫藏在树上,手托着下巴想。
      
      然后,“意外”那个不经念叨的小妖精就真的出现了。
      
      一名穿着旧色衣衫的少年突然出现在小公主面前。
      
      这名少年模样清秀,如一根青涩的竹笋。
      
      他鼓足勇气,拦住了她的去路,急惶惶的神色,结结巴巴地说道:
      
      “贵,贵人,能不能……借给我些钱,阿母病了……我不好看……不,不是,听说几年前因为好看,有人帮了他……我会还的……我就是想试试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——好看?小公主眼神放空地想,似乎几年前,她是夸过某个少年好看,然后,皇姐就买下他,每年都挑个日子,让她好好看个够。
      
      小公主忍不住吐槽:还真以为是逛动物园呢,每年都由姐姐大家长带着——来来来,小朋友,我们今天去逛动物园——然后就看见了那匹狼。当然了,经过这些年,那匹狼的眼神越来越犀利,虽然他也学会了隐藏,不过还是挺好看哒!\\(^o^)/~
      
      少年看到她走神,越发语无伦次,说到最后,因为察觉到自己说得乱七八糟,他甚至有些绝望了,这么慌乱无措的说辞,这位贵人是不会借他钱了吧!他是真的走投无路,拼着被耻笑被打一顿甚至卖身的危险,才来这条路上碰碰运气的啊!
      
      阿福从走神中回来,甚至没有听他说完,就带着好心情,懒洋洋地说出了两个字:
      
      “给他。”
      
      接着,一锭银子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被扔过来,停在了少年脚边。
      
      少年大喜过望,捡起银子,还来不及道谢,就见那名少女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然后提起裙摆,向着书院狂奔而去。
      
      ——夫子的惩罚啊,数十年如一日,还是那么酷炫!嘤嘤嘤,罚抄书也就罢了,罚站那个小妖精,若是母后知道偶与他勾勾搭搭,定会鞭抽偶十几下,然后让偶默默含泪到天明。
      
      结果,竹笋少年光顾着紧张,还没有仔细看清少女的脸呢,就目瞪口呆地欣赏到了一名贵女踏着泥泞,雨水四溅,一路烟尘滚滚的狂奔模样。
      
      ——喂,小公主,这与你平时柔弱、懒散的形象相反,人设貌似要崩坏啊!
      
      暗卫们捂脸:好么,平时暗搓搓地玩玩泥巴、小蜗牛也就算了,这次都丢人丢到了寻常百姓家。
      
      发髻零散、衣裙脏污哟,证据是如此明显,再次被冤枉说偶们没有照顾好小公主该肿么办?难道要直接说,传说中那个全国最高贵最圣洁的可爱小公主,一直在上学的路上痴迷地观赏小蜗牛吗?窝们皇家的荣耀哦,被丢在了哪个犄角旮旯里?真是心塞塞!
      
      不,这次一定要让那名青笋少年躺枪。今天早晨,小公主是一直目标坚定地走在上学路上,就是因为他,偶们善良的小公主才会为了避免迟到而狂奔哒!
      
      于是,一份有关青笋少年的案卷在当晚摆在了皇后的桌案上,当然啦,关心妹妹的太女童鞋也原样要了一份。青涩少年就这样在两大巨头那里挂上了号,注定了他前途堪忧。
      
      皇宫内,深红色的木芙蓉花下,一名少女坐在秋千上。夕阳映照着宫殿的金黄色琉璃瓦,也映照着她身上穿的那件金丝绣凤凰长裙。秋千上的少女也如同被夕阳抹了一层光晕,笑意盈盈,在晚风中裙裾轻摆,发丝飞扬。
      
      太女殿下走了过来。她就知道,不亲自来叫阿福,阿福又要找个理由,光明正大地偷懒不去了。
      
      小公主阿福嘴里叼着一个糯米团子,看见太女,就挥挥手,口齿不清地叫道:
      
      “皇姐。”
      
      太女殿下不禁扶额,无奈地说道:
      
      “抓住秋千,别摔下来,吃完了东西再好好说话。”
      
      “所以我才说,参加皇家宴会最无聊,每次都小口小口地吃东西,生怕被别人点名,一被点名,食物都不能嚼,立刻就得咽下去,口齿清晰地答话,以示尊敬和礼节,害得我每次都提心吊胆地吃不饱,哼,不幸福!”
      
      “阿福,对别人来说,吃饭不叫吃饭,叫宴会,被皇家邀请代表着荣耀。”
      
      “皇姐,你看看我今日身体如此柔弱,我又生病了,我能不能在屋里吃东西,不去宴会?”
      
      “不行。”太女断然拒绝,“你出席代表了地位,我不能让任何人看轻你!大不了,到时候我给你打掩护,让你多吃些东西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吧!”阿福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。
      
      太女在心里叹气:阿福啊,似乎生来没有政治这根筋,一直傻乎乎地长不大。
      
      “母后,这北边旱南边涝的时节,大肆铺张举行宴会,似乎不妥。”太女去迎接母后时,担忧地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哼,上一代皇女们在争斗中都死了个干净,可不就剩下了他这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皇子,一直由着性子来,他还知道什么叫做形势?”皇后言语刻薄道。
      
      这些年来,她一直为男帝闯出来的祸,处理后事,实在是对他尊敬不起来。也许,她处理政事的能力,正是当初的女帝选中她当皇后的原因,当然,还有一部分原因,是她被设计了,还心甘情愿地被男色迷了眼。
      
      “母后,恕儿臣大胆,问一句母后,母后前几日制定的旱灾涝灾时崇尚节俭的国策,没几日,就被父皇踩在脚下,阴奉阳违。次数多了,您可能已经习惯了,可阿福怎么办?”太女咄咄逼人道。
      
      她已经开始处理政事,实在看不惯父皇的骄淫奢华,还有那严重的偏心。
      
      “他是男帝!”皇后先斥责了一句,然后问道,“这又关阿福什么事?”
      
      “母后,父皇在这次宴会上,隆重邀请了小皇子的外家。除了甘侧妃的娘家,父皇还邀请了几家年龄适宜的儿郎,其中有花家、闵家和李家的庶子。”
      
      “咣当”一声,皇后怒砸了梳妆台。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诗句是引用。

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• 网友:
  • 评分:2 1 0 -1 -2
  • 内容: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